更多服務
求職故事:開電梯的小伙子
日期:2019-03-05 瀏覽
 第一次見到他,挺陽光的一個小伙兒,下穿牛仔褲,潔白的襯衣把那張圓圓的娃娃臉映襯得青春逼人。我剛從招聘會上回來,在大樓準備乘電梯,大廳里也在招人,是物業公司。那些高管等崗位被求職的大學生“哄搶”,還剩下一個電梯操作工和幾個勤雜工的崗位。主管笑吟吟地問剩下的求職者:“開電梯誰干?文憑可以低點,但待遇也低一些。”“住筒子樓,睡通鋪,不管吃,做滿一天,每月給600元。”求職者追問主管后,接著一哄而散,還有人臨走又補了一句:“就算待遇超低,開電梯又能學到什么?”并嗤之以鼻。 靜靜地思考了一會兒,小伙子上前揭了榜:“我想試試。”主管看了簡歷,笑逐顏開:“文憑還可以嘛!如果嫌枯燥乏味,想辭工得提前一周打招呼。現在簽合同,明天就可以上崗。” 出入這幢恢宏氣派的寫字樓大都是年輕的白領,他們中不少是名校生,整幢大樓里“駐扎”著世界馳名公司和大銀行的辦事處,更多的是貿易商行。開電梯的操作工好像經常“變臉”,聽說有大學生甚至簽了合同就有了悔意,不辭而別。

  第二天上班時,我正納悶那小伙子會不會如期到崗,出乎意料的是,他不僅熟練地操作電梯,還穿了身筆挺的西裝,一口標準的普通話報著樓層,聽上去讓人神清氣爽。 這以后,我就更多地注意起小伙兒來。有時他幫人搬物件進電梯,有時熱情給人“指路”。不知從什么時候起,電梯里的背景音樂變得柔和、舒緩。直到那天下雨,看到有人從安放在電梯一角的小木架上取出備用傘,向小伙子道聲謝謝時,我心中一動,驀地升騰起一股暖意。 那天,我又從招聘會返回,在電梯口遇到老板,我給他作著簡單的匯報,我們一起進了電梯,隨后有一位老外跟著進來。小伙子見狀,就用流利的英語報著所到的樓層,還告訴老外那家公司的房號。 整個過程老板都看到了,他面露驚喜。出了電梯,老板問我,助理招到沒有?我搖頭。老板興奮地說:“我看這個開電梯的小伙子不錯。這些天我多次留意過他。如此敬業,難能可貴。如果他愿意,我將樂意讓他正式成為公司的一員。”

  小伙子成了我的同事。他姓郝,是大學生,學工商管理,現在是公司物流部經理。他以低姿態求職,迂回找到了發揮自己專業特長的好崗位。

  退伍軍人求職故事

  劉兵,25歲,從部隊轉業后他從事過的工作有一大籮筐,轉業后第一份工作是在工廠做保安,做了一段時間感覺沒發展,正好在部隊里開過車,于是又到一家貿易公司做司機,可是好景不長,公司裁員,他學歷低,于是光榮下崗了。劉兵說“我為人勤懇,工作也很賣力,為什么總是不如意?”為此他十分憤懣。現在,他又干回老本行,他在南屏一家大型制造廠里做保安。這里有明文規定,辦公室職員上班穿白色襯衫,而其它崗位只能穿藍工服。中午吃飯,藍工服員工在一樓大食堂吃飯,職員在二樓包間吃飯。不僅是就餐環境不同,其他諸如飯菜品種,用餐時間等都比職員差很多,他總覺得,自己在這里低人一等,但又沒有更好的辦法讓他能擠進“白襯衣”的行列。工作不忙的時候,他經常到會議室借《珠江晚報》報紙來看看,他發現,現在辦公室職員都必須會用電腦,如果能精通開發或網絡方面的中、高端技術,即便學歷低點,一樣能找到好工作。

  一個偶然的機會,他看到了“北大青鳥BENET網絡工程師”的招生簡章,一下子被吸引住了。“BENET網絡工程師的課程針對中專、高中及以上學歷人士,課程零起點,講述主流網絡設備和使用技巧。”讓他產生了學習的念頭,于是每天下班后,他都要從南屏坐車來香洲來上課。他說:“一邊上班一邊學習,苦是苦點,但越學越有方向感,我選擇了最流行的網絡信息安全作為自己的主攻方向。”功夫不負有心人,劉兵最終以優異的成績在北大青鳥畢業了,這時他的職務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公司在得知他獲得了北大青鳥和勞動部認證的網絡工程師認證后,將他調到了電腦網絡部。他終于如愿以償,脫掉身上的藍制服,換上嶄新的白襯衫,當然,工資待遇也翻了一番。 據統計:2006年我國網民人數首次突破了1.5億大關,僅次于美國位居世界第二位。但由于網絡技術人才的大量短缺已成為制約我國信息化發展的主要“瓶頸”之一。而目前全國每年高校為社會輸送不足6萬名計算機與信息類畢業生,而這些大專院校畢業生往往沒有經過專業的職業培訓,缺乏網絡技術的實踐知識和職業技能,不能完全勝任所擔負的工作。因此,國內網絡技術人才的供求存在著巨大矛盾。作為國內IT教育著名品牌的北大青鳥IT專家系統調研了幾百名IT企業的現狀后,研發而成的BENET網絡工程師課程,開啟了系統規范培養網絡人才的先河,畢業學員可從事系統架構師、Linux系統工程師、數據庫管理員等中、高職務。

  習慣

  小黃剛要端起飯碗吃飯,口袋的電話就響了,他一聽是公司人事部長打來的,邊說就邊朝陽臺走去。父親見狀側耳靜聽,只聽見他在說:“其他人不動,要動就把老疙瘩調回到業務二處去……”聽到這,他父親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 最近公司為了挖掘各業務部門的潛力,展現其領導的才能,同意重新整合。其實大家都知道,這是為挑選公司副總經理作鋪墊。 于是,業務處室的領導都在為自己的如意算盤撥動著珠子。 小黃是業務一處的處長,在公司無論是業務能力還是做人處事,都屈指可數,大家都說他是公司副總經理的最佳人選。可惟一能與其競爭的就是業務二處的處長了。為了這,他要求把老疙瘩調回到業務二處去。 吃完晚飯,父親說:“咱倆下盤跳棋吧!”小黃以為父親是給自己的女兒在說話,沒有搭理。父親又重新說了一遍:“咱爺倆下盤跳棋吧!”小黃這才意識到父親是在叫他。他愣住了,父親退休后在家沒事常與孫女下棋玩,今天怎么想到要與他下?望著父親的眼光,他笑著說:“你與我下,那肯定輸!” 父親無聲地端出了棋盤。 說實話,下跳棋是平時小黃哄女兒玩的,還真沒與父親下過,見父親那付志在必得的樣子,小黃習慣地使出了自己的設障高招。 小黃幾腳棋跳出去,確實贏在了父親之前,讓他有些被動,小黃心頭不覺晾過一絲愜意。可沒想到的是,接下來的幾步棋,父親的棋是大行其道長驅直入,小黃設下的障礙不僅沒起到作用,反而讓父親給利用了,后來怎么也追不上。結果是父親大贏,小黃搖搖頭無話可說。 父親一笑:“你想把老疙瘩推給二處?”這突如其來的問話,讓小黃有些唐突。父親又說:“你不是在給二處處長設障吧?” 小黃驚嘆父親的眼力。 父親說:“不知你怎么會把老疙瘩看做是障礙?按我以前在你處當處長的經驗,老疙瘩這人雖然難侍候,難指揮,老與領導作對,號稱是茅缸的石頭又臭又硬。可你發現沒有,這人有這人的長處,你一旦順著他的性子,他就是你的死黨。” 父親的話讓小黃在想著什么。

  “你在看看這盤棋。”父親指著棋盤說:“當你在這里給我設置障礙的時候,你沒想到,我從這邊反跳過去,這一下,你可是給我搭了橋了!” 生姜還是老的辣,小黃有些臉紅。 父親打哈哈笑道:“習慣、都成習慣了!” “習慣?”小黃不解地望著父親。 “給他人設置障礙,那是我以前的習慣,沒想到這個習慣也有遺傳。” 小黃似乎明白父親叫他下跳棋的原因了。 父親感嘆地說:“人啦!最大的障礙就是自己。有時在給他人設置障礙時,哪想到反倒給對方搭了橋。看來,這習慣是得改改了!”

  小黃頓悟……
奖励挖掘者救援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