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服務
職業教育:“搶人大戰”后人口“城市化”的重要基石
日期:2019-03-05 瀏覽
  2月26日,教育部舉行新聞發布會,介紹我國各級學歷教育2018年的發展情況。數據顯示,全國高中招生人數連續8年下降,從2011年的1664.65萬人下降至2018年的1352.12萬人。重要的是,作為培養技術技能人才、為促進產業升級和結構調整鍛造應用型人才的中等職業教育(中職),提供的勞動力明顯減少。

  2013年起,全國中職畢業生連續下降,每兩年跌破一個百萬量級,2017年畢業生人數只有496.88萬人,比2011年減少近200萬人。

  目前,“搶人大戰”進入后時代,延續30多年的戶籍管制全面松綁,人口可以自由流動了。但問題是,人口“由鄉入城”、小城市(鎮)到大城市或都市圈,這只是相對容易的第一步。怎么在城市生存下來,并通過勞動技能契合城市產業需求,分享城市化紅利,實現從生存到發展的跳躍,才是最關鍵的,其中不可忽視“產學研用”結合的職業教育。為應對增量人口紅利消退、老齡化帶來的社保壓力,培育新“增長極”,搶占跟著人口走的各類要素自由流動帶來的紅利,各地“搶人大戰”將繼續上演。但是,根據國家人口普查數據,截至2016年,我國高中及以上學歷人口不到30%。也就是,搶來搶去也就是這不到30%的人,去了這就去不了那。

  近期,國家發改委發布《關于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》,重點是促進城市間基礎設施互聯互通、公共服務共建共享、市場統一開放、產業分工協作和體系完善。這也預示著,都市圈導向的新“增長極”下,我國城鄉二元隔離、戶籍壁壘、要素自由流動藩籬,將統統被打破。目前,國家對城市外來人口“落戶”,在土地指標、轉移支付和區域規劃上的政策支持力度很大。比如,國土部明確,2020年全面建立科學合理的人地掛鉤機制,對進城落戶人口,按人均100平方米標準安排新增建設用地。同時,近兩年國家在夯實消費內需上的政策很多,實施措施也相繼“落地”,考慮到落戶人口的巨大內需潛力,“搶人才”最終變為“搶人口”。

  目前,類似于西安這樣的省會城市,落戶的學歷門檻已降至中職中專了,某種程度上相當于基本取消了落戶限制。可以預見,未來除北京、上海等少數城市外,我國其他地方可以完全實現人口的自由流動。但是,流入目的地城市的勞動力,其整體匹配用人需求的程度尚待重新評估。未來,我國經濟增長戰略,將從過去的區域均衡為主,轉向區域一體化下的協同戰略,即以都市圈為載體,借助“集聚-輻射”效應,帶動整個區域增長。比如,相對成熟的珠三角、長三角、京津冀等三個都市圈,以5%的國土面積集聚了23.3%的人口,創造了39.3%的GDP。

  再如,正在崛起的成渝、長江中游都市圈,以5.2%的國土面積集聚了15.5%的人口和15.6%的GDP。因此,近期國家特別強調大城市、中心城市、“強省會城市”的引領、帶頭和輻射作用,各地以“搶人大戰”、行政區劃調整(兼并周遭縣市)提高城市首位度(GDP和人口在本省占比)。但“搶人口”也好,兼并周遭也好,公共服務均等化(如教育、醫療和社保支出),農業人口市民化,新增人口在二、三產業就業等,支出的成本巨大。若新增勞動力無法給城市增加值做貢獻,不僅勞動力自身無法融入城市,實現從生存到發展的轉變,地方政府也會面臨債務壓力。

  目前,我國經濟已進入從高速度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變的新階段,傳統以外需為導向的一般制造業,或者掙扎于產能過剩,或者生產線被迫外遷,剩下來的都在積極轉型升級。因此,映射到勞動力需求上,就是對一般的類似流水線上的體力勞動者的需求明顯減少,而各行各業對高素質的職業化產業工人、技術技能型人才的需求越來越緊迫,比如“中國制造2025”。根據近期國務院印發的《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》,在現代農業、先進制造業、現代服務業、戰略性新興產業等10多個行業,我國存在著明顯的技能技術型人才短缺的現象。人社部調查顯示,我國技能勞動者僅占就業人員的20%,高技能人才還不足6%。近年來,技能勞動者求人倍率一直在1.5以上,高級技工求人倍率甚至達到2以上的水平,供需矛盾十分突出。

  近年來,各地普遍出現的“技工荒”,其實就是產業升級(比如從一般制造業到先進制造業)與勞動力供給結構性斷層、技能培訓跟不上用工需求轉變,從而造成“求職難”與“用工荒”并存的困境。

  另外,預計未來還有2億左右的農業轉移人口進城,農村剩下的還有5億左右的農民。但是,這些農民并不是單純地“種地”,而是掌握育種科技、農機設備、農業保險金融等知識的新型職業農民,他們也要有足夠的職業技能才能勝任崗位。2015年以后,我國第三產業增加值占比首次超過50%(50.5%),2017年達到56.5%。相比第一和第二產業,在國家大力度培育消費內需、廣大居民追求“美好生活”的當下,作為“軟要素”的第三產業,相比實體制造業領域,其供給的質量并不高,甚至行業標準還未建立起來,阻滯了消費升級和擴大。

  未來,城鎮化將繼續推進,一般產業需求還有空間,但產業轉型升級、第三產業快速崛起以及推進高端制造業的背景下,作為培養技術技能人才的中等職業教育,其需求的空間和潛力更大。

  但是,中等職業教育的勞動力供給規模卻逐年下降。2月26日的新聞發布會,盡管并沒有發布2018年中職畢業生人數,但這一年中職在校生人數同比下降,意味著畢業生人數也在下降。另外,由于生源下降或不符合辦學要求,2010~2017年,我國中等職業學校在大規模撤并,由1.45萬所減少至1.09萬所,7年間減少了25%。未來,我國對職業教育的需求進入爆發期,只要貫徹“產學研用”和“產教融合”的導向,開展訂單培養、校中廠、廠中校、現代學徒制等探索,職業教育的前景可期,而這也將是我國人口“城市化”的重要保障。

奖励挖掘者救援彩金